新北市文化平權節目─黃翊工作室

Cultural Equity Program

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,女舞者奕蓁與男舞者承佑的照片。畫面中,奕蓁背對著承佑,上半身往後仰,承佑在她的身後,微微前傾,兩人的唇碰著唇。背景是一望無盡的天空及山稜。
舞者|承佑・奕蓁 攝影|思維  口述影像|

關於

《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》

那個地方,可能是一間房間、一片沙灘、一個公園、一團被窩、或一 個頂樓。

任何一個生活的場景,任何你想去的地方。

有多少時候,我們願意用一分鐘、一小時、甚至一天,好好面對彼此。

有多少時候,我們把對方看得比自己重要? 有多少時候,我們以為對方把自己看得比自已重要?

一直相信人跟人之間,彼此的胸口裡牽了一條線。 一旦牽起了,就會抵達那一塊美麗的地方。

那個,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。 這是我想要表達,人跟人之間最簡單的事,和最純粹的關係。

我一直覺得,不管哪一種愛,都會被時間沖刷改變,但我想保留某一刻的時間 點。

– 胡鑑

4/10

Huang Yi Studio+ https://huangyistudio.com
Hu Chien https://huchien.com


編舞家胡鑑的個人照。
編舞家|胡鑑

編舞家|胡鑑

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表演研究所

2019年,以編舞作品《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》,自全球5百多組,獲選 哥本哈根國際編舞大賽決選,並於松菸Lab新主義發表,溫暖且獨特的語彙質 地,深獲觀眾好評,入圍2019台新藝術獎。

2007年始,即擔任黃翊幾近全數作品之主要角色至今。2014年始,獲邀擔任 黃翊工作室共同創辦人、服裝統籌與顧問。

2018年於法國夏佑宮國家劇院駐館共同發展《物》第二階段。

2015年於紐約3LD(3-Legged Dog)演出《黃翊與庫卡》,開啟國際巡演的旅 程,曾赴奧地利、美國、瑞士、澳洲、阿拉伯、新加坡、波蘭、韓國、加拿大、 荷蘭、匈牙利等,17國32城,已累積演出78場。

2013年,受邀擔任荷蘭籍導演David Verbeek之微電影《Immortelle》男主角, 入圍鹿特丹影展Spectrum Shorts單元與2013年金馬影展台灣短打系列,電影 由肯園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合資拍攝。

曾演出黃翊作品:《SPIN》、《低語》、《雙黃線》、《光》、《無聲雨》、 《流魚》、《黃翊與庫卡》、《地平面以下》、《長路》等…


演職人員

演出人員 | 鍾順文、蔡宜庭、謝承佑、陳奕蓁
排練指導 | 吳孟庭、林昀正
創作顧問 | 詹傑
技術總監 | 鄭皓庭
房屋舞台設計、 製作 | 彡苗空間實驗
雲朵裝置設計、 製作 | 黃翊、鄭皓庭、李原豪
雲朵裝置機電與通訊指導 |黃忠信
燈光設計 | 黃翊
服裝統籌 | 胡鑑
攝影 | 駱思維
口述影像劇本  | 胡鑑
口述影像配音 |曾允凡
口述影像錄音 |
公關統籌 | HSU Ivy
委託創作 | 松山文創園區 2019松菸Lab新主藝原創作品


關於《物》第三階段

會有「人」是「物品」的想法,是因為深刻的覺得,人們對待彼此,常像是在 對待「工具」。

我們需要對方的某種「功能」,所以建立關係。

他有提供經濟資源的功能、她有排減慾望的功能、他有解除疑惑的功能、她有 消除寂寞的功能。

我們都是彼此的「工具」,為彼此某種特定的需要提供服務。 成為彼此暫時擁有,或是長期擁有的「物品」。

親密關係就像是兩只薄薄的玻璃杯,細緻、易碎,必須小心呵護。 太用力碰觸對方、不夠快速承接彼此,都可能造成損傷。 一不注意,就把對方摔碎了。

不同於一般演出,整個作品將沒有「音樂」,取而代之的是依據舞者行為、動 作所錄製的「音效」。

透過特殊的音場系統,讓舞者的身體變成玻璃杯、家具、樂器、交通工具等… 在舞台上呈現一場聲音與肢體的默劇。

– 黃翊

7/10

Huang Yi Studio+ https://huangyistudio.com


編舞家黃翊的個人照。
編舞家|黃翊

編舞家|黃翊

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創作研究所

第56屆十大傑出青年
TED 2017年度大會,開幕演出藝術家(台灣首位) 2013年亞洲文化協會(Asian Cultural Council)獎學金受獎人 2013年奧地利林茲科技藝術節,頒獎典禮演出藝術家(台灣首位) 2011年美國舞蹈雜誌「25 to Watch」全球25位最受矚目舞蹈家 2010、2012年二屆台北數位藝術節數位表演首獎(台灣首位) 2019年首演作品《長路》獲選首屆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場館共同製作計畫 2010年成立黃翊工作室。

《黃翊與庫卡》是黃翊工作室目前最廣為大眾熟悉的作品,自2012年發展至 今,作品締造多項紀錄,2013年獲「科技藝術界奧斯卡獎」之稱的奧地利林茲 科技藝術節(Ars Electronica)邀請,為台灣首位擔任開幕之夜、頒獎典禮壓 軸演出的藝術家。2015年,獲選為國際表演藝術年會(ISPA)「年度最受矚目 新作」。

2017年4月,此作使黃翊成為登上TED年度大會的第一位台灣人,擔任TED 2017年開幕演出,透過TED IMAX於全球800間以上劇院轉播,於TED官方網 站上的開幕演出影片(點選進入TED官方網站)已達44萬人點閱,並獲CNN、 時代雜誌等國際媒體推崇。

《黃翊與庫卡》獲邀於奧地利、美國、瑞士、澳洲、阿拉伯、新加坡、波蘭、 韓國、加拿大、荷蘭、匈牙利等,17國32城,已累積演出78場。

2018年,與荷蘭室內合唱團、科技藝術家黑川良一合作《地平面以下》於荷蘭 世界首演、巡演,並擔任第二十屆台北藝術節閉幕演出。舞作內容探討戰爭、 難⺠議題,亦呈現了作者自個人創作的範疇延伸至社會、人權的關懷。《地平 面以下》同時也是台灣至今,製作規模最大型的跨國共製數位表演作品。

2019年,透過9米直徑年輪舞台演繹人生之作品《長路》,獲選首屆國表藝三 館共製計畫(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場館共同製作計畫),於臺北國家劇院、臺中 歌劇院、高雄衛武營演出。

8/10

Huang Yi Studio+ https://huangyistudio.com

2018年獲邀赴巴黎夏佑宮劇院駐村(台灣首位)。 2019年獲選首屆工研院駐村藝術家。 2014年獲兩廳院之邀請,獲選為兩廳院首位駐館藝術家。 2011年於國際知名舞蹈家許芳宜提名下,獲美國舞蹈雜誌評選為「全球最受矚 目25位舞蹈工作者」之一。

2014年獲紐約Sozo Artists藝術經紀公司邀請,加入Sozo藝術經紀公司之簽約 藝術家行列。

黃翊工作室自2014年轉變為全職編制至今,以分階段、高標準的製作流程進行 創作,六年來僅推出《黃翊與庫卡》、《地平面以下》、《長路》三個舞作, 均獲選國際表演藝術年會(ISPA)「年度最受矚目新作」(台灣首位)。


演出製作群

藝術總監、概念、音場與光場重建、編舞 | 黃翊
表演者 | 胡鑑、黃翊、林柔雯、駱思維、李原豪、鍾順文、謝承佑
技術總監 | 鄭皓庭
服裝統籌 | 胡鑑
AI深度學習 | 工業技術研究院 智慧製造AI辨識實驗室 鄧宇珊、羅安鈞
錄音與後製助理 | 駱思維、李原豪、謝承佑、鍾順文
AI深度學習資料助理 | 駱思維、謝承佑
AI標記 | 鍾順文、李原豪、謝承佑
協力單位 | 工業技術研究院
口述影像劇本 | 黃翊
口述影像配音|何志威
口述影像錄音|
製作人 | 新田幸生
公關與發展經理 | HSU Ivy
全球經紀代理 | Sozo Artists
指導單位 | 文化部
《物》第一階段 委託製作 | 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


Taiwan Top 2020 Performing Arts Group LOGO.一幅紅色與白色相間的圖樣。

特別感謝 | 肯園國際股份有限公司、長期支持公益的跨國企業、洪建全基金會/覓計畫 ProjectSeek
指導單位 | 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
口述影像設備贊助 | 原虹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楊春娥董事長


相關報導

中時新聞網 |工作坊 編舞家胡鑑口述影像 讓舞蹈聽得見

中時新聞網,讓舞蹈聽得見。舞者在現場演出,以及觀眾圍繞的畫面。
編舞家胡鑑作品帶領啟明學校學子,體驗口述影像,學子們除了戴上設有聲音裝置的眼鏡,聽口述描述舞作內容,也坐在舞台上,近距離感受舞作《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》的舞台,以及舞者舞動時的動態。(黃翊工作室+提供)

中時新聞網|文化平權 口述影像為表演提供不同欣賞選擇

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,女舞者奕蓁與男舞者承佑的照片。畫面中,奕蓁背對著承佑,上半身往後仰,承佑在她的身後,微微前傾,兩人的唇碰著唇。背景是一望無盡的山稜。
編舞家胡鑑作品《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》,兩名舞者在舞作裡,必須接吻,緊緊靠在一起跳舞,彼此不離開一張地毯大小的範圍。(黃翊工作室+提供)

關於黃翊工作室 +

關於黃翊工作室+2010年創立,藝術家成員包括黃翊、胡鑑、林柔雯、駱思維和庫卡工業機器人。
黃翊工作室的創作模式有別於過去大眾對傳統舞團的定義,作品高度的科技研發比例,使黃翊工作室的製作常透過多年研發、分階段發展的形式逐步完成。
雖然製作過程耗時,但效益較短期完成的製作發展得更長遠、更具國際影響力。長年國際巡演,曾獲邀赴美加、歐陸、亞洲、澳洲近20國,獲各地觀眾與評論肯定。
2015、2016年分別以《黃翊與庫卡》及《地平面以下》連續獲得國際表演藝術協會(ISPA)「年度最受矚目十大新作」,成為台灣首度連續兩年獲此肯定的團隊。
2017年,《黃翊與庫卡》獲邀擔任TED年度大會開幕,黃翊成為首位登上TED的台灣藝術家,並透過鏡頭於全球800家電影院IMAX影廳同步轉播,TED官方釋出的演出影片至今超過全球40萬點閱觀賞,獲得CNN、時代雜誌等國際媒體推崇。
2018年,應法國夏佑宮國家劇院之邀,參與「La Fabrique Chaillot」計畫,為夏佑宮首次邀請藝術家駐館發展新作,受到歐陸劇場專業人士的關注與期待。同年啟動「黃翊工作室+EDU計畫」,與年輕、剛起步的未來藝術家們分享產業經驗,建立更健康的藝術職場。
並投入口述影像觀念與技術開發的推動,為文化平權努力。黃翊工作室計劃使藝術藉由科技的形式進入社會、融入生活環境,以社會企業的結構透過商業機制與民眾互動,並藉由藝術的人文關懷,增加科技的溫度、推進科技與藝術的發展。


關於文化平權

在口述影像發展的路上,表演藝術不能缺席。
為什麼我們這麼努力推動文化平權?因為我們有觀眾,在失去視力以前,就持續的支持我們的作品。
因此,我們更應該在他失去視力之後,透過我們的行動與努力,支持他回到劇場欣賞演出的權利。
我們的社會還有好多可以更好的空間,但如果不動手改變,一切都不會有變化,所以我們都從自己做起。
我們希望一起努力打造,即便閉上雙眼,也能夠透過聽覺,感受作品的劇場環境。讓視障朋友、明眼朋友,能一起坐在觀眾席,沒有分別的參與藝文活動。
即便目前口述影像席數量有限,但每一個席次在觀眾席的存在,都在擴散大家對文化平權的了解與意識。
這場演出,並不是針對視障朋友們設計的演出,而是給所有人的,讓不論明眼人、盲人,都可以同時在同一個場域欣賞相同的作品。
文化平權的精神,就是使無障礙的系統與觀念成為每個人、每個單位的標配。相信大家參與過這場演出之後,對理想社會的樣貌,會有另一種想像與期待。
讓我們一起,透過親身參與、對話,支持更美好的未來。

——黃翊


口述影像文本工作坊

口述影像文本工作坊
黃翊工作室的口述文本皆由編舞家自行撰寫,編舞家透過文字,讓聽者能夠更直接地聽見作品。
編舞家透過工作坊,進行撰寫全文前的方向與原則確認。
並與視障者關照討論各自的口述影像經驗,進行交流討論。


空間與舞台物件敘述
空間的敘述可以為學生的體驗演出的起點。
邀請學生近距離接觸舞者的表演空間,並由口述影像老師描繪觀眾與展演空間、表演者的相對位置。


觸感體驗
在2019年黃翊工作室巡演《長路》時的經驗,在工作坊加入了觸覺體驗的安排,讓視障者對於展演場域與表演者的呈現,有更具體的想像。2020工作坊安排視障者觸摸舞台上的木屋、雲朵、地毯等靜態物件。並且安排視障者觀眾體驗創作者用以代表雨滴的乒乓球,落在身上的感受。對於表演者在舞台上的呈現,可以有更立體的想像。這樣的觸感體驗,對於建構想像尤其重要。


口述影像設備研發系統試用
過往表演藝術中的口述影像設備,多為單耳導覽機。
優點是租賃價格低廉,可以大量使用。但在2017新北文化平權節目後,觀眾反應全程配戴會造成耳朵的不適感。對於視障者而言,導覽機的音質不佳,容易破壞欣賞作品的感受。因此,黃翊工作室在尋找設備與使用體驗上,持續希望改善視障者觀眾的體驗。
繼使用iPad 播出預錄的口述影像後,2020 選擇使用音質優異的太陽眼鏡耳機,試圖滿足視障者可以「裸耳」的方式,同時接收作品的音樂與口述影像的聲音,亦不增加配戴的不適感。本次將再數量與品質上追求設備系統的進展。


口述影像聲音演繹
黃翊工作室的口述文本皆由編舞家自行撰寫,並尋找專業的聲優老師演繹,口述影像有分現場即時口述與預錄方式。一般在台灣,表演藝術多為現場即時口述。選擇預錄的方式有其優點,可以針對聲音演繹進行反覆確認後完成錄音作品,避免現場的雜訊或失誤。但投入預錄的口述影像需要在正式演出前預留相當充分的工作時間,確認口述影像的撰寫、修正與錄製並刪除雜訊、編輯音量與剪接,讓聽者能更舒服的觀賞演出。


口述影像 配音老師心得分享

聲音演員何志威老師的照片,照片中的他揚著微笑,桌上擺著各式洋風甜點。
聲音演員|何志威老師
聲音演員何志威老師於錄音室收錄口述影像的畫面。照片中的他戴著耳機,專心地望著手中的紙稿,對照螢幕讀稿。
聲音演員|何志威老師

第三次為黃翊的作品錄製口述影像了。
第一次是2018年的《地平面以下》,然後是2019年的作品《長路》,這一次是黃翊的《物》。

要說跟他們合作愉快嗎?其實挑戰很高,因為我總是在錄音前才拿到影片跟文字。
雖然我曾經問過是否能提前拿到做準備,但後來我從他們口中知道,口述影像對於表演團隊的loading不小。
加上聽說今年的疫情造成他們營運很大的衝擊,每個人都已經無比忙碌了,所以這一次他們仍是熬夜挑燈完成熱騰騰的手稿送進錄音室。
結果最後,我僅能要求的就是,「麻煩影片的字幕要大一點!」
這一次他們有做到了,這有讓我感受到微小的幸福。

我們每次在藝昇錄音結束後,總不免花上一點時間,開玩笑說錄黃翊工作室口述影像的艱難過程。
“不要演太多“、”再冷一點“、”老師抱歉!要在這個時間唸完“、”搭配舞蹈動作“。
挑戰之高,對很有經驗的錄音員也是。
因為,聲音與舞台上發生的事,必須要完美的結合,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。
這是藝術作品,不用喧鬧或加強效果,就是如實的呈現作品想要給予觀眾的感受,跟作品一致。

結果藝聲的老闆昇哥安慰我說,「辛苦什麼!一年才錄一次!」。

是啊,雖然一年才一次,但真的很挑戰呢!

「來自何志威老師的分享」2020/10/16


曾允凡老師,一手握筆,一手端著紙稿,望著螢幕專注配音的畫面。
聲音演員|曾允凡老師
曾允凡老師一面對照紙稿,一面望著螢幕跟著字幕配音的畫面。
聲音演員|曾允凡老師

兩次與黃翊工作室+的合作都是新北市的文化平權節目。

第一次是三年前《黃翊與庫卡-2017特別版》,那時,我看完作品演出帶之後,在電腦前苦思了一陣子;相較於影視作品,舞作的敘事方式截然不同,該以什麼角度描述我看到的畫面?舞者的身分是什麼?每一個停頓及轉身,每一步踩踏輕移,乘載的是什麼樣的情感和故事?

燒腦的過程沒有持續太久,經過幾次討論往返,黃翊老師決定在緊縮的作業時間裡,親自扛起「撰稿」這項重要且費時的工作,再透過我的人聲敘述,讓語言訊息融入作品,成為一個嶄新的版本。

有幸在黃翊工作室+承諾未來每一部作品都會有口述影像的那一夜,和黃翊、胡鑑、柔雯、修楷一起在舞台上,聽見視障者分享人生歷程,分享他們「聽」懂的《黃翊與庫卡》,是我生命中難忘的片刻。

這次參與胡鑑老師的《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》,口述的執行場域由演出現場換到錄音室,有時間將敘述語氣做更深入的微調修整。我從稿件的編排細節、充滿畫面和生命力的文字裡,再次感受到黃翊工作室+如詩般精準的浪漫;精準是貼心,浪漫是可能性。不管是純粹以觀眾角度,或是親身參與其中順應而生的思考,都讓我對「關係」、「連結」產生新的理解,獲得向前流動的力量。

希望這樣的力量能持續舞動到更多人的世界,無論透過哪一種感官。

「來自曾允凡老師的分享」2020/10/21